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你為什么不離婚

更新時間:2019-06-17 11:18:15

你為什么不離婚 已完結

你為什么不離婚

來源:有書閣作者:姬流觴分類:言情主角:寧悅何寬

主角叫寧悅何寬的書名叫《你為什么不離婚》,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姬流觴所編寫的現代言情類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在這樣的社會里,離婚是最容易的,也是最艱難的。因為,它是有代價的,能瀟灑離開的女人都是有資本的。當你一無所有的時候,當你對生活還抱有希望的時候,當你還有責任的時候,你會發現,離婚只是一個遙遠的目標。尤...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快到中午的時候,寧悅把整理好的哪些工作自己可以做,哪些可以拿回家處理,做了個列表,交給秦燦。秦燦又把潘潔、鐘天明叫進辦公室,把剛出法庭正在飯店吃飯的老錢撈到線上,重新安排了一下工作。到目前為止,大家都覺得這不過是個花時間的工作。誰也沒有想過,自己公司內部的自查會查出什么大問題。就算有問題,也不過是一床棉被蓋上,部門內部解決。法務問起來,都是填個表,打個勾,一切ok!

一切都弄妥了,寧悅和眾人走出辦公室,抬頭看了一眼掛在墻上的鐘,剛好十一點半。

又到了訂飯的時間了。

寧悅和潘潔他們溝通了一下,一一打開各個飯店老板的訂餐微信,把信息發了出去。然后,寧悅出去準備。

前腳剛走,秦燦出來了,一臉納悶的表情。走到鐘天明的工位前,大咧咧的問:“寧悅呢?”

“剛出去了。說是墨粉沒了。”潘潔站起來接話。

鐘天明也好奇的站起來,“頭兒,您也要訂飯么?”

秦燦中午不吃飯,下午三點多會自己找食兒。秦燦拿出手機,讓鐘天明看:“你看,都半個多月了,寧悅一到這個點就給我發微信,發完了又秒刪。啥事兒?”

已經快半個月了,以前忙,秦燦奇怪也沒時間問。今天解決了心頭大患,難得輕松,秦燦就想找寧悅問個明白。

他想的直,別人聽著卻不是那么回事。潘潔和鐘天明互相遞了個吃驚的眼神,鐘天明結結巴巴又帶著幾分神秘說:“這個,我真不知道!不過以前,我在學校那會兒,有個學姐想追我,老是這樣給我發微信。”

潘潔呵斥鐘天明,秦燦卻是一臉懵。他從沒往那方面想,而且寧悅一個已婚大媽(雖然長得不像)——這也太扯了!

正說著,寧悅進來了。潘潔趕緊拽著寧悅,直截了當的把秦燦的問題又以開玩笑的口氣重復了一遍。雖然是笑著說的,可話里的咄咄逼人讓寧悅忍不住詫異了一下,這急吼吼的樣子,好像吃醋急著等澄清一般!

不容寧悅細想,潘潔又催了一遍。

寧悅只好抱歉的對秦燦說:“哦,不好意思。樓下真好吃米線店老板的頭像,和您的有點像。”

秦燦這么一只驕傲的小公雞,居然被當成米線店的老板,頓時臉上就掛了顏色。寧悅慌忙拿出自己的手機,打開米線店老板的頭像,還放大了,拿到中間讓大家看。

鐘天明嘴快:“哇!真的很像!”

看來米線店老板也是個有追求的人,微信用自己的頭像不說,還西裝革履,弄的好像社會精英一般。打眼一看,和秦燦還真有幾分相似!

潘潔噗嗤一聲就笑了出來。秦燦“切”了一聲,低頭一陣擺弄,把自己的頭像換成了獨角獸和天平,才得意洋洋的走了。

直到他的背影完全消失在辦公室門外,鐘天明和潘潔才放聲大笑,寧悅已經接到送餐的消息,趕緊下樓去取。

午飯后,工作有條不紊的展開。郵箱叮的一聲輕響,一封未讀郵件載入。

寧悅打開一看,HR的通知函。不是辭退,而是調崗。調到總公司的銷售中心,協助銷售中心進行合規管理和合同監督,直接隸屬集團法務部管理,向法務部負責這方面的法務主任匯報。而集團法務部的最高領導,是集團的副總。這就意味著,寧悅——幾乎是一步登天。

寧悅皺眉。雖然她不愿意被辭退,但并不意味著隨便一份工作她都要做。調崗之后的工作,明顯比之前的行政工作更重要,那么加班和出差都有可能。而且,自己剛和秦燦談好,為什么又出來這么一個調崗的要求?

難道秦燦又改變主意了?

寧悅掃了一眼轉發欄,常規的相關部門都有知會,其中也包括了秦燦。

“嘭”,秦燦的門被拽開,秦燦大踏步的走出來,憤怒中還帶著些蔑視,問寧悅:“人力的調動是怎么回事?寧悅,你還真是一顆紅心兩手準備啊!怎么樣,現在羅雅婷給你更好的條件了,你是不是準備走啊?”無論怎么聽,口氣都有點酸溜溜的。

潘潔和鐘天明不到那個級別,沒有被抄送。莫名其妙的互相看了看,潘潔干脆給鐘天明打了行字:“這個寧悅,怎么那么能整事兒?”

鐘天明回了個莫名其妙的表情。

秦燦也感覺到自己話中的情緒,打住話頭。

寧悅搖了搖頭,“我沒有找過羅總。而且,我也不覺得這份工作適合我。”她指了指屏幕。

秦燦冷靜下來,也發覺這份調令不應該是寧悅主動爭取的。念頭一轉,他冷然問道:“你跟羅雅婷說了?”

問的沒頭沒腦,寧悅想了想才猜測著可能是上午關于工作安排的事。又搖了搖頭:“怎么可能!公司沒有homework的制度,我為什么要對外面講。”

秦燦去看潘潔和鐘天明,兩人立刻撇清似的搖頭。難道是老錢泄露了口風?所以羅雅婷故意要調走寧悅,和自己作對?

想到又被老女人擺了一道,秦燦就忍不住抓頭發。

寧悅問:“秦主任,我能不去么?”

秦燦一瞪眼,“什么叫能不去?必須不去!跟我走!”

頭前帶路,寧悅也只好跟著秦燦一臉懵的沖出辦公室。

人力的答復很簡單,調動是銷售中心自己提出來的。他們需要法務派人幫著做一些項目的監督和追蹤,但是法務部現在派不出人,一時半會兒也招不到合適的人。數來數去,想起秦燦這邊有個年紀挺大的有律師證的行政助理。了解了一下,覺得經驗不足可以慢慢補,基礎不錯,就這么定了。

寧悅和秦燦對視了一眼,誰都不相信。秦燦問寧悅:“你還有律師證?沒失效?”

執業證要每年注冊,要有單位。寧悅快十年沒工作過了,說她有一張還生效的執業證,還不如說她的社會保險還在續繳更可信。

寧悅只點了點頭,她已經隱隱猜到這事兒背后是誰了。知道她有一張還生效的執業證的,只有胡成。但是這個公司里既然有人說到,那就不知道是胡成還是田秋子帶過來的話了。無論如何,胡成是跑不掉的。

可是,寧悅納悶的是,胡成不是要自己辭職么?這次的架勢——居然是要幫自己?

秦燦恨恨道:“羅總想要人,我們就得放人么?我這次來就是跟你們說一聲,寧悅的調動我不同意!”

寧悅瞅了一眼秦燦,忽然覺得這個人太可愛了!

主管這方面的是人事部邱經理,他就是上次被秦燦說暈的那個人。在公司服務多年,人老成精,對秦燦和羅總的恩怨門兒清!

也不強求,只是苦著臉說:“這不也是您先提出辭退,然后銷售中心那么才提的需求么。其實,也沒羅總什么事。而且,這對寧悅來說,也是很好的機會。”

對啊,秦燦早上的確提出辭退寧悅了。秦燦忽然很討厭自己的效率,暗暗告誡自己,以后在人事上一定要慢一點。嘴上卻是不服:“我提出辭退,那是辭退的事,公司有辭退的流程。調崗是另外一碼事,跟辭退完全不同!”說著,秦燦也氣壯起來,“調崗我不管,也不同意。辭退那個,我現在撤回了。公司有規定,在上級主管部門批復之前,可以撤回申請。邱經理,您可看清楚了。我那個申請是撤回了的。”

邱經理當然看清了,撤回的申請幾乎和調崗的通知同時進入系統,他剛才也在琢磨該怎么推掉呢!

現在秦燦主動提出來了,邱經理順坡下驢:“好吧。不過,這事兒你自己跟羅總說。還有銷售中心的王總,都得溝通好了。”

秦燦擺擺手,表示知道。扭身離開時,見寧悅還在那里站著,便不耐煩的說:“行了,沒事了。沒看我都搞定了么!”

如果給寧悅一個空間,她一定要仰天大笑。事情解決的真是太超乎想象了,任她絞盡腦汁,也想不出這么個解決之路!

接下來,她到很好奇,那個背后使勁兒的人會怎樣出招了!

事情差不多了結,當事人都輕松起來。HR在十八層,秦燦他們的辦公室在十四層,等電梯的時候,秦燦忽然一指旁邊的安全樓梯,說:“走那里吧,可以活動一下。”

寧悅平時上下班,只要不趕時間都會爬樓梯。秦燦此言正和她意。

公司的大樓雖然很高,但這條安全樓梯卻是每層都有窗戶。而且窗戶還不小,天晴的時候,甚至可以看到更遠處的青山。平時這里就常見許多人走來走去,寧悅也常走這條樓梯。卓浩給她的健身卡,基本沒有機會用。他的哥們兒打了幾次電話催寧悅過去,已經算是仁至義盡。可是寧悅實在沒時間,這事兒就不了了之。卓浩干脆找了些健身的簡易視頻,讓她跟著學,方便隨時健身。比如走路,就有許多健身的動作。寧悅最喜歡的,是在樓梯上跳上跳下,做些拳擊格斗的分解動作,即鍛煉反應,又強化一下全身的肌肉。雖然時間限制,她不能去健身房,但是因為胡子淵經常生病,寧悅很警惕自己的身體。因為一旦生病,誰來照顧胡子淵呢?

當然,和秦燦在一起,絕不能這樣。

“做律師,身體好比腦子好重要。”秦燦的開場白是這樣的,“好多人失去客戶,不是因為業務能力不行,而是身體頂不住。”

寧悅想起那個灌滿沙子的筆記本電腦,不由得笑了。

“聽說你還跟過船?”秦燦看來也是掃聽了寧悅的來路。

寧悅點頭,卻沒有說下去的意思。一來本性淡然,二來對秦燦不摸底,不知道他的意思是什么。

秦燦說:“普通人可上不了船。我一上船就頭暈。小時候,我媽帶我去公園劃船,滿湖面就聽我一個人哭了。下船就發燒,急的我媽——”秦燦頓住。他想起那次自己生病,媽媽請了三天假照顧他,之后卻在家里呆了七天,才去再上班。

小時候不知道,后來才明白,她請了三天假卻被人辭退。歇了七天,在外面找了個臨時工繼續干下去。

秦燦沒說完,寧悅好奇的看著他。

秦燦扭頭看了看寧悅,忽然說:“若是我真的堅持辭退,你會怎么辦?”

“不知道。”寧悅也有些茫然,“不過,我是一定要找一份工作的。”

秦燦似乎斟酌了很久,才問道:“你為什么一定要找工作?據我所知,你家的環境還不錯。”他笑了笑,“開著奔馳的人,總不能自己做家務吧?只是帶帶孩子,為什么一定要出來呢?”

寧悅不是第一次聽到這話了,她早就知道在這個社會里,全職媽媽永遠是“清閑”的代名詞。她并沒有急著解釋,因為她既不想向秦燦訴苦,也不想讓秦燦覺得自己吃飽了撐的搗亂。向下走了兩級臺階,寧悅無意識的蹦了兩下。秦燦一眼就認出,那是格斗的步伐。微微一愣,就聽寧悅問他:“如果您在一個很好的公司做事,有一份很好的待遇,您會不會覺得這就應該是你的,你就可以一輩子在這里高枕無憂呢?”

當然不。

秦燦知道答案。每個職場上的人,稍微清醒一些的,分分秒秒都生活在被老板炒掉的潛在恐懼中。但是,他問的是寧悅的家,寧悅卻用職場來回答,什么意思?

寧悅在她的家里,有和職場一樣的恐懼?

這個念頭在秦燦腦子里盤旋不去。

寧悅停下來回頭望,卻看到秦燦正呆呆的立在臺階上。想起他上午暈倒過,寧悅趕緊走過來,問道:“怎么了?不舒服么?“

“沒事!”秦燦如夢初醒,不由自主的問,“這家里,怎么能和職場一樣呢?”

“家也需要經營啊!”寧悅輕輕的喟嘆一聲,“弄不好,親人之間的傷害——”

寧悅頓住。

秦燦一滯,略帶急切而嚴厲的問,“怎樣?”

寧悅也沉浸在自己的情緒里,淡淡的的說:“會死人的。”

秦燦一愣,瞬間有莫名的巨大的疼痛排山倒海的撲過來,讓他動彈不得;寧悅則看著遠方黛色的山影,想起自己晦暗無望的生活。

沉默凝滯在狹窄而明亮的觀光樓梯間里。

良久,寧悅突然從怔忪中醒過來,發現秦燦臉色蒼白,冷汗涔涔,正倚墻勉力而站。

“秦律!”寧悅嚇了一跳,趕緊扶住他,順手從兜里掏出一包濕紙巾,擦拭他的額頭。另一只手使勁順著他的脊柱向下推動,秦燦哼了一聲,兩眼有了焦距。

他看了一眼寧悅,眼神有些嚇人,“誤會是不是傷害?”

寧悅審慎的答道:“如果有傷害,就不僅僅是誤會了。”

胳膊一沉,秦燦竟連站都站不住,慢慢向下蹲。寧悅四下偷看,這個時間倒是沒人來。順著秦燦的力道,慢慢扶著他干脆坐在了地上。

秦燦似乎在想著什么,神情變幻莫測。寧悅警惕的看著他,突然秦燦瞪大了眼睛,怒視著寧悅,大聲說:“不、誤會就是誤會!誤會是你理解錯了,我沒做錯!就算有傷害,也是你自己傷害你自己,跟我沒關系的!”

陡然之間,秦燦周身散發出危險的氣息,寧悅本能的向后退,卻忘了自己是蹲著,一個屁墩坐在地上。秦燦已經撲過來,跪在地上,伸出手,緊緊抓住寧悅的肩膀,使勁搖晃著說:“是你理解錯了!你錯了!一定是你錯了!我從來沒想過傷害你,從來沒有!難道我追求自己的路也錯了么?我努力向上,也錯了么?沒有!我沒錯,我從來沒有傷害過你!你為什么那么笨!你總是那么笨!你養不起我,卻把我從我爸身邊帶走。是你在要強,卻要我付出代價!我不會的!我沒錯,我不會內疚!你知不知道你錯的離譜!”

寧悅被搖的頭暈腦脹,但聲聲入耳,卻是極其清晰!聽到耳里,落在心上,尤其是后面兩句,如五雷轟頂,讓她瞬間睜眼不可置信的看著秦燦!

令秦燦如此魔障的人,是他的母親!雖然不知道秦燦和他母親之間發生過什么事,但毋庸置疑,秦燦現在已經產生幻覺,把自己當成他媽了!

就在寧悅準備采取行動,試著用一巴掌打醒秦燦的時候,秦燦猛的一推,他大喊一聲:“我要離開你,遠遠的離開你!”

寧悅頭部一陣劇痛,天旋地轉。在黑夜降臨之前,她看到秦燦沖到樓梯那里,然后突然消失了……

寧悅慢慢醒過來,發現自己靠在墻角。轉動眼珠,才看到秦燦坐在她旁邊。眼神有些呆滯,卻恢復了理智的光彩。

“你醒了?”秦燦也看到寧悅,作為罪魁禍首,他冷靜的像個局外人,“對不起。”

寧悅揉了揉頭。

秦燦說:“你一會兒去醫院看看,不用請假。我幫你打卡。”

寧悅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五個,沒有任何重影,“不用了,沒事。你沒事吧?”

秦燦搖搖頭,短暫的失神,讓他看起來像個大男孩:“我剛才——”

寧悅沉默者。家家一本難念的經,她無意窺探別人的隱私。

秦燦深吸一口氣:“你怎么看自殺這種事?”

寧悅何其敏銳,立刻意識到這個話題十有八九與秦燦方才的失態有關,難道秦燦的媽媽自殺了?

念頭一起,卻是一噤。斟酌了又斟酌,才說:“生活如負重前行,死亡未嘗不是一種解脫。跟愛與不愛沒有關系,跟舍不舍得也沒有關系,就像努力活著一樣,自殺也不過是一種選擇而已。而且——”寧悅內心有些感慨,“雖然我們每個人都很努力的想過好,但遇上強制關機的時候,放下一切包袱的感覺,在合上眼的一瞬間,應該也是輕松的吧。“

“哦,那你呢?你會輕松一下么?”秦燦追問,依舊迷離的話題卻帶了理智的色彩,讓人有一種半夢半醒的感覺。

寧悅不敢看他,因為她對接下來的話實在沒有把握。但是,根據她的經驗,不知道說什么,且不能保持沉默的時候,最保險的辦法就是實話實說:“一般不會。我當了母親以后,才發現生病和死亡都是非常奢侈的。孩子是母親一生的責任,一輩子的牽掛。就算活的很艱難,哪怕是熬著忍著,只要想起母親的責任,看到孩子在你身邊,也絕不會有放棄的想法。做母親,就是選擇了一條不見終點的路,那些老人們說的終點和自由,其實都是不存在的。”

“所以熬不住了,忍不下去了,就會放手,對吧?”秦燦問。

寧悅搖頭:“不會!對母親來說,她永遠不會放手。如果真的放手,也僅僅意味著,放手是對孩子最好的選擇。無論是陪伴還是放手,都不過是牽掛的一種方式。

“放手是最好的選擇?”秦燦低聲重復了一遍,冷笑了一聲,“怎么可能!”

寧悅忍不住說道:“怎么不可能!世上所有的愛都是為了相聚,只有母愛,是為了離別。母親對自己的孩子,遲早會遇到放手的那一天。孩子會長大,會離開,會有自己的家庭;母親也會——”寧悅瞇了瞇眼,“人總有老之將至的時候。”

秦燦搖了搖頭,不知道是不同意,還是沒聽見,反正他已經不說話了。

陽光透過窗戶上的磨砂玻璃,均勻的鋪進來,暖意漸漸浮起來。

秦燦忽然說:“我聽過一點你家里的事。是梁律師說的。”

梁興,寧悅的同學,同時也是學校里的學生干部。有機會接觸到寧悅的檔案,或者從老師那里知道寧悅的父親坐過牢。

寧悅笑了笑:“沒什么。很多人都知道。”

“聽說你媽媽本來是要跟你父親離婚的,可是一出事,反而不離了。還過了一輩子。”秦燦似笑非笑,仿佛一種報復,對寧悅無意中窺到自己隱私的一種反傷害。

寧悅明顯察覺到秦燦毫不遮掩的惡意,心里卻松了口氣。比起那個著了魔的秦燦,她覺得眼前這個睚眥必報的小男人更好相處。

更何況,對她來說,那些事真的已經成了往事。而往事就意味著,即使是傷害,即使曾經怨恨,塵封之下,都已經無所謂了。

她笑了笑,露出一抹無奈的表情:“我也不好說,但是肯定不是因為我!”

秦燦愣了一下,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寧悅搖搖頭,心底有些微微的刺痛:她想起母親離世時,留在嘴角的那抹微笑;想起離世前,母親長長的吐出的最后一口氣——

悠長,緩慢,愜意,毫不留戀!

此刻,竟是如此的銳利,深深的刺入心底。

解脫!

小說《你為什么不離婚》 第17章 枝節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鬼怪小說
  2. 暖婚小說
  3. 宮斗小說
  4. 未來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官方新快3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