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學網 > 小說庫 > 靈異 > 狐夫難纏夜夜歡

更新時間:2019-06-17 12:16:24

狐夫難纏夜夜歡 連載中

狐夫難纏夜夜歡

來源:有書閣作者:任語丁分類:靈異主角:蘇琳狐少

主人公叫蘇琳狐少的小說叫做《狐夫難纏夜夜歡》,本小說的作者是任語丁所編寫的靈異類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十年前,我爸進山打死了一只帶崽的母狐貍,十年后,公狐貍纏上我,強迫我嫁給他,讓我給他生孩子,還要殺了我。狐夫來了,我躲在被窩里發抖,求助,我該怎么辦?...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我坐在地上,雙手死死捂住耳朵,嘴里發出刺耳的尖叫聲,那個聲音響起的一瞬間,我徹底失控。

大門口的那些人同時看向了我,就在我抬頭的一瞬間,我看到了一個人。

是我三爺,原來他也在。

“姑娘!”

媽聽到我的喊聲快速跑了過來,一把抱住我,我的身體在不停的發抖,渾身都在抖。

“媽,是那只狐貍,是他殺死了劉生。”

“啊,你看到了?”

我用力點頭然后搖頭,因為恐懼緊緊抱住媽的胳膊,“是他說的,誰敢碰我就殺了誰,劉生之前要qiangjian我,所以才會被殺,他還說要殺了我,扒了我的皮。”

“不會,不會的,先回屋。”

媽端來熱水,我一股腦喝下去,情緒慢慢穩定下來,媽擔心我出事,一直留在房間里陪著我。

警笛聲接近,死的是鎮長的兒子,派出所格外重視,讓我沒有想到的是,我居然是最后一個見過劉生的人!

“鎮長。”

劉鎮長走進屋,我爸打了招呼,他只是點了點頭,因為以前就是在我們村當村長,關系還算不錯。

劉鎮長的兒子死了,陰沉著臉,看我的時候,眼神里明顯透出一絲怨恨。

“蘇琳,到底是咋回事?劉生出事之前給我打過電話,說是準備晚上到你家來提親,這人怎么就死了。”

“提親!”

我愣住了,原本以為劉生就是隨便說說,沒想到他真的動了心思,還要來提親。

嘎吱,門開了,從外面走進來一個人,屋子里的人紛紛側過身看去,走進來的男人四十左右歲,身后跟著跟著兩個年輕一點的警察,手里拎著箱子。

“鎮長,初步檢驗結果出來。”

“說吧。”

帶頭的男人咳嗽一聲,“初步檢驗是流血過多而死,根據傷口的血痕,先是被弄斷了兩只手,然后再被劃開肚子,那個時候應該還沒有死!”

“別說了!”

劉鎮長突然喊出來,很大聲,抬起的手明顯在發抖,他在極力的控制,畢竟死的是他的兒子,唯一的兒子。

“必須把兇手找出來,如果找不到,就讓劉峰一家償命。”

“憑啥啊?人又不是我們殺的。”

“鎮長,凡事得說個理。”

劉鎮長深吸一口氣,臉色略微有些緩和,“人死在你家大門口,別告訴我,昨天晚上你們什么都沒聽到。”

爸搖了搖頭,“鎮長,真沒聽到,別說是人沒聽到,就連家里養的獵狗也沒叫一聲。”

“耳朵都聾了?”

這時門再一次響起,原本屋子就不大,此時擠滿了人,隨著那個人走進來,劉鎮長轉過身點了點頭。

是我三爺,三爺輩分高,年輕的時候一直在外面跑,算是我們村最有見識的人,鎮長平時見了也是很客氣。

“鎮長,出來一下,秦所長,你也來一下吧。”

三爺說完有意無意的看了我一眼,房門推開,里面的人往外走,三爺肯定是看出來了,他知道我被狐貍纏身的事。

我跟著下了床,前面的人朝著大門口走,掛在架子上的尸體已經放了下來,一大塊白布蓋在上面。

三爺走過去,彎xiashen子掀開,他居然一下子把手伸進劉生被劃開的肚子里。

“哎,三叔,你這是干啥?”

這一下很突然,鎮長沖過去,試圖把我三爺也拉起來,這時就聽三爺說道:“想不想知道誰是兇手?”

鎮長停了下來,“三叔,你知道?”

“很快。”

三爺說完站了起來,右手上都是暗黑色的血污,他的手里抓著幾根糾纏在一起的東西。

“這是啥?”

“狐貍毛!是狐貍殺了劉生。”

“狐貍!”

山里的人對狐貍并不陌生,平時進山基本不碰這東西,除非是遇到災荒年,家里沒吃的,山里的狐貍肥,看到了肯定忍不住會打。

三爺手里拿著的是幾根染血的狐貍毛,從劉生劃破的肚子里取出來,我捂住胸口,那一刻感覺到心跳就快要停止。

真的是那個家伙干的,就因為劉生糾纏過我,就殺了他,怎么可以這樣!

“三叔,你不會看錯吧?”

“鎮長,不會錯。”

三爺說到這里停了一下,眼神明顯看向了我,三爺咳嗽了一聲轉過頭看向了我爸,“說起來,這件事和你有關系。”

“我?”

爸皺了一下眉頭,三爺點了點頭,“還記得十年前你從山里帶回來的那對狐貍嗎?”

“記得,當時小琳快要過生日,那次進山是想打點皮子給她做個皮襖子,下了套子,第二天去看的時候,看到夾住一個大家伙,眼看著就要跑了,當時想都沒想就開了槍,誰想從旁邊竄出來另外一只,也是蹊蹺,一只死了,被獸夾夾住的那只也不掙扎了,后來想想打都打了,皮子不錯就帶回來了,哪成想母狐貍的肚子里還有崽子。”

爸說完嘆了一口氣,這還是我第一次聽我爸提起十年前進山的那次經歷。

“對,就是那只回來,回來報復來了。”

“報復,那也是報復老蘇家,關劉生啥事?”

劉鎮長提高了嗓門,一旁的秦所長搖了搖頭,“這種事不可信,雖然案子蹊蹺,只要多派警力,一定能抓住兇手。”

三爺笑了一下,右手依然拿著那幾根帶血的狐貍毛,“信不信都好,這東西很邪,最好別招惹,弄不好還要死人。”

三爺說完轉身就走,劉鎮長眉頭深鎖,猶豫了一下,快走幾步拉住了我三爺的胳膊,“三叔,我信,你有本事,見識也多,把那狐貍抓了給孩子報仇,他死的太慘了。”

“鎮長,不是不幫,真沒那本事,只會把對方惹惱了,息事寧人。”

“不行,人不能白死了。”

三爺搖了搖頭,“老山里的規矩,帶白毛的不能惹,隨便吧。”

三爺走了,劉鎮長咬緊牙,從包里掏出電話,“孫大師,生子死了,我派人去接你,一定要為他報仇血恨。”

“好。”

我聽的很清楚,電話那邊傳出一個男人低沉的聲音,很快掛斷。

“去買口棺材,在沒有抓住兇手之前,誰都不能離開村子。”

村子里出了命案,派出所的人將現場圍住,周圍聚集不少來看熱鬧的,很快運來一口漆黑的棺材,鎮長讓人把劉生的尸體蓋好先放進棺材里。

一輛車子在村口停下,劉鎮長快走幾步,車門打開從上面走下來一個道士打扮的男人,四十左右歲,一雙眼睛格外有神。

他應該就是鎮長請來的高人,孫大師。

“孫大師,這次靠你了。”

“放心吧,鎮長。”

孫大師被人簇擁著走過來,秦所長臉色有些難看,這件案子原本應該交給派出所來查,現在請來一個道士。

“鎮長,兇殺嫁禍的可能性也有,讓我的人再查查。”

“嫁禍,嫁禍給誰?狐貍?可笑,如果是人殺的,怎么可能一點動靜都聽不到,如果想幫忙就把老蘇家給我盯緊了。”

“知道了,鎮長。”

孫大師來到近前,棺材開著,他看了一眼院子前面的木架,還有地上的一大攤血,最后靠近棺材看了看尸體。

“邪氣很重,怕是個邪物!”

“孫大師,是狐貍,老蘇家惹回來的狐貍,害了我的兒子。”

“狐貍!”

孫大師皺了皺眉頭,有人遞過來一個袋子,里面裝的就是那幾根帶血的狐貍毛,他看了一眼居然轉身看向了我。

“是她?”

我站在院子里,劉生是因為我才死的,雖然他是個無賴,還想對**那種事,總不至于把人給弄死了!

劉鎮長點頭,“對,生子死前給我通過電話,說看上老蘇家的丫頭,沒想到就死了。”

劉鎮長難掩嗓子之痛,聲音一時哽咽,手抬起擦了一下眼角的淚痕。

“那就好辦了。”

“能給生子報仇?”

孫大師點頭,他看向我,我頓時一陣心慌,這個家伙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院子里很快擺起了靈堂,有人按照孫大師的吩咐擺了桌子和香案,我被強行套上了白色孝衣,畢竟是在我家門前死了人,而且和我有關,爸媽也不好說什么,只能看著我被人按著跪在棺材前面。

“今晚,讓她自己守夜。”

“我?”

我抬頭看了一眼孫大師,不停搖頭,不是不愿意,主要是害怕。

“就這么定了,生子是因為你才死的。”劉鎮長氣呼呼說道。

“讓其他人都散了吧。”

“散了,散了。”

圍觀的人很快散了,我跪在棺材前面,身體忍不住發抖,孫大師走過來,一根紅繩栓在我的腳上面,我有些好奇,這是干什么用的。

劉鎮長請來的人,肯定有本事,他已經看出是狐妖殺人,三爺不敢碰的東西,孫大師選擇留下,他一定是高手。

他真的可以除掉狐妖?如果是真的,以后就不用被狐妖纏著,更加不用給他生孩子。

我突然一陣興奮,劉生的死反而帶給我一線生機。

沒有人愿意死,更加不想知道自己什么時候會死。

我不一樣,一旦真的懷了孩子,孩子出生的那一刻就是我的死期,他會親手殺了我。

小說《狐夫難纏夜夜歡》 第004章 兇手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異世小說
  2. 虐戀小說
  3. 宮廷小說
  4. 百合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官方新快3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