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中原文學網 > 小說庫 > 懸疑 > 謎塵暗事

更新時間:2019-08-26 15:20:21

謎塵暗事 連載中

謎塵暗事

來源:掌中云作者:微風分類:懸疑主角:戴家郎唐婉

完結小說《謎塵暗事》由微風所編寫的懸疑類型的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戴家郎唐婉,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闊太太唐婉跟神秘的情人在賓館銷魂的時候,兒子忽然失蹤了,案情正自撲朔迷離,丈夫忽然又出了車禍,一切都似乎有一只看不見的手在幕后操縱,卻又無跡可尋,不曾想,最終偵破此案的關鍵證據竟然要依靠一個小保安。...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老師又歪著腦袋把照片仔仔細細看了一遍,最后說道:“好像就是這個男人,不過,兩個人的神情相差太大,照片中這個男人,嗯,怎么說呢?套用時下的說法,看上去很陽光,而接走男孩的那個男人則一副心思重重的樣子,或者說挺陰沉的。”

說完,好像又不自信了,馬上又推翻了剛才的結論,補充道:“我也只是第一印象,并不能肯定就是照片中的男人,我可不想冤枉好人,這個男人看上去也不像是做壞事的人。”

至此,唐婉覺得也沒有什么好問的了,得到的只是一個是似而非的答案,不過,基本上已經把情夫的嫌疑排除了。

因為,從保安提供的賓館監控錄像來看,昨天那個男人壓根就沒有離開過賓館,即便他有隱身術,可如果小虎真是他親自接走的話,娛樂城的老師應該能通過照片把他認出來。

畢竟過去的時間并不長,老師如果跟他打過照面的話怎么能認不出來呢?可老師顯然沒有把握,眼下也只能說這是另一個巧合,很顯然,一個跟自己情夫存在某種相像的男人接走了自己的兒子。

既然排除了對情夫的懷疑,唐婉對男人的那股恨意也隨之消失了,不過,兒子被綁架終究跟他有間接的關系,所以即便不再恨他,可還是耿耿于懷。

說實話,唐婉本來已經做好了破釜沉舟的準備,一旦賓館監控錄像顯示情夫半中間曾經離開過客房,或者娛樂城的老師認出他就是接走小虎的男人,那么,她也豁出去了,為了兒子,她將向丈夫和公公和盤托出自己出軌的事實。

不管后果怎么樣,他都要讓周繼堯把這個男人碎尸萬段,反正自己也算是受害者,即便出軌也是非典型出軌,而是因為中了美男計。

幸運的是現在終于排除了情夫的嫌疑,她忍不住長長舒了一口氣,覺得自己的罪孽多少減輕了一點,起碼兒子的災禍不是自己直接帶來的。

就像公公說的那樣,既然已經有人盯上了小虎,這件事遲早都會發生,嚴格說來,自己和小虎都是無辜的,真正的禍根還是在于周家父子太有錢了。

所以,他們才是獵人真正的目標,只是他們身邊保鏢成群,不容易下手,所以,自己母子反倒成了罪犯眼中的獵物。

已經是中午十二點鐘了,可仍然沒有綁匪一點消息,這種反常現象不僅唐婉焦急,就連周繼堯也有點沉不住氣了。

因為綁匪在人質到手之后一般很快就會索取贖金,畢竟,人質在手里時間越長,風險就越大,越有暴露的危險,除非人質已經死亡,否則不大可能拖延這么長的時間。

快到中午的時候,唐斌已經兩次給周繼堯打電話,催促他盡快報警,唐婉也隨后打電話含蓄地表達了同樣的意思,這對周繼堯形成了壓力。

他心里很清楚,如果自己救回了孫子那倒罷了,萬一救援失敗,到時候唐斌夫妻肯定會把責任推到自己頭上,甚至連兒子,兒媳婦都會責怪自己耽誤了讓警察參與營救的寶貴時間。

不過,周繼堯是個殺伐果斷、甚至有點剛愎自用的強勢人物,其他的人的意見一般聽不進去,即便唐斌一再催促,可他還是不想讓警察參與進來。

實際上,擔心綁匪撕票并不是周繼堯拒絕讓警察參與營救的主要原因,最重要的還是他不想把警察的視線再次集中在他的身上。

因為半年前,市公安局剛剛結束對他公司的一項調查,盡管有驚無險,可他知道,還是有不少警察暗中盯著自己的一舉一動。

所以,只要能用錢解決的問題,他絕對不想驚動警察,并且他認定孫子的事情最終能夠用錢擺平。

此刻,周繼堯在豐華投資集團總部最高層的豪華辦公室里有點躁動不安,他不停地看著手表,一邊在碩大的辦公室里來回踱著,而他的助理喻后紅則一聲不響地坐在一個角落里,眼睛隨著老板的來回走動而轉來轉去。

最后,周繼堯好像有點忍不住了,沖喻后紅惱火道:“你就不能說點什么嗎?我無法忍受這種死一般的寂靜。”

喻后紅好像并不懼怕周繼堯,一臉委屈地說道:“老板,我倒是想說幾句安慰的話,可昨天晚上都已經說完了,再說也是老生常談,難道你想聽嗎?”

周繼堯哼了一聲,走到自己碩大的辦公桌后面,一**坐在了老板椅上,拿過一支煙點上,深深吸吸了一口,然后就仰靠在椅背上閉目沉思。

喻后紅站起身來悄無聲息地走到周繼堯的背后,伸出雙手開始輕柔地**著他的太陽穴,然后柔聲細語地說道:“你現在肯定沒心思聽業務上的事情,那我就來說說對小虎被綁架的一點猜測,我姑妄說之,你姑妄聽之,不管對錯,我都不承擔責任。”

周繼堯哼了一聲道:“你不用吞吞吐吐,有什么話就盡管說,對不對我自有判斷。”

喻后紅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其實,我個人認為小虎在這個節骨眼上被綁架絕對不是偶然的,背后恐怕有更復雜的原因,或者說更深層次的動機。”

周繼堯慢慢睜開眼睛,把只吸了一口的香煙扔在煙灰缸里,一只手伸到后面,漫不經心地撫摸著女助理的翹臀,嘟囔道:“這個節骨眼上?”

喻后紅并沒有躲避,任由老板揉弄著自己的**,一邊小聲說道:“老板,這話難道還用得著我明說嗎?憑你的閱歷,恐怕昨天晚上得到孫子被綁架的消息那一刻已經考慮到了這種可能性。”

周繼堯沒出聲,喻后紅繼續說道:“我有種預感,綁匪可能永遠都不會來電話了。”

周繼堯收回自己的手,慢慢站起身來,扭頭盯著喻后紅問道:“你的意思是小虎已經遇害了?”

喻后紅急忙搖搖頭說道:“我可沒這么說,我的意思是,綁匪綁架小虎不一定是為了錢。”

“不為錢為什么?”周繼堯問道。

喻后紅把周繼堯按在椅子里坐下,然后繼續揉弄他的太陽穴,一邊說道:“也許是為了你前不久在公開場合說的一句話。”

周繼堯驚訝道:“我的一句話?什么話?難道我一句話就給小虎帶來了災難?”

喻后紅把嘴湊到周繼堯耳邊,吹氣如蘭地說道:“那天你當著全家人的面和公司幾個高管的面說,你起碼還能活二十年,這樣就有時間把小虎培養成周家的繼承人了。”

周繼堯閉著眼睛半天沒出聲,最后說道:“那不過是我酒后隨便說說,怎么?難道你的意思是有人不想讓小虎成為我的財產繼承人?

如果沒有了小虎的話誰受益?建民嗎?他可是小虎的親爹,難道你認為建民會為了繼承權對自己的兒子下手?”

喻后紅急忙說道:“我可不想做這種推斷,不過,像你這種地位的人,說出來的話沒人會認為是酒話,再說,你心里難道不正是那樣想的嗎?”

周繼堯伸手在喻后紅的**上抓了一把,罵道:“你這小妖精,難道你還想挑撥我們的父子感情?我知道建偉偷偷摸過你的**,你該不會因為這件事就往他身上潑臟水吧?”

喻后紅驚訝道:“哎呀,董事長,怎么連這點屁事你都知道啊。”

周繼堯嘿嘿干笑道:“別看我整天坐在辦公室里,可下面的風吹草動都逃不過我的眼睛。”

喻后紅好像是為了逗老板開心,笑道:“原來你也知道建偉那點嗜好啊,那你說說,建偉都摸過誰的**?”

周繼堯沒有回答喻后紅的問題,而是若有所思地說道:“這**怎么就這么沒出息呢,家里放著個美人不聞不問,反倒在公司里偷雞摸狗,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喻后紅小聲道:“老板,你見過小狗追汽車嗎?”

周繼堯疑惑道:“你什么意思?”

喻后紅笑道:“小狗追汽車無非是追著玩而已,實際上并不是真的想開車,據我所知,公司幾個頗有幾分姿色的女人都被建偉摸過**,可跟他都沒有深層的關系,說白了,也就是摸摸**而已。”

“這是一種什么心理?”周繼堯問道。

喻后紅笑道:“為了展示自己男子漢的氣魄。”

周繼堯好一陣沒出聲,隨即嘆了一口氣,再沒有說話。

就在這時,只見保安部長孫乾走了進來,他對喻后紅幫老板**好像已經司空見慣了,并沒有感到大驚小怪,而是走到辦公桌前問道:“老板,綁匪來電話了嗎?”

周繼堯睜開眼睛,慢慢直起身來,反問道:“你忙活了一上午,有什么發現嗎?”

孫乾搖搖頭,說道:“我去公安局的科學信息大隊調看了天福商廈附近的監控錄像,沒有發現小虎的蹤跡。

不過,我查看了商廈周圍的環境,如果那個男人帶著小虎從后門出去的話,監控錄像就看不見他們。

從商廈后門出去是一條小巷子,那里沒有攝像頭,我問過商場的人,他們說商場為了給附近一個小區的顧客提供便利,后門從十點半就打開了,下午七點半才關閉,現在看來,那個男人應該是帶著小虎從后門離開的。”

周繼堯問道:“就這些?”

孫乾點點頭說道:“也就這些了,目前看來商廈那邊可能不會再有線索了,眼下也只能等綁匪來電話了。”

周繼堯慢條斯理地說道:“剛才厚紅分析說,綁匪有可能不會來電話,因為他們綁架小虎的目的并不是為了錢。”

孫乾驚訝地瞥了一眼喻后紅,一臉不解道:“不為錢為什么?難道真的是為了復仇?”

周繼堯一副不可置否的神情,猶豫了一下,擺擺手說道:“還是再等等吧,也許綁匪也在考驗我們的耐心,如果他們的目的是為了錢的話,二十四小時內必有消息。”

小說《謎塵暗事》 第9章 特殊嗜好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架空小說
  2. 重生小說
  3. 古裝小說
  4. 校園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官方新快3下载